重庆諶家磴石桥

2017年05月08日

《忆谌家磴石桥》

 

从重庆北碚出发,向北五公里。在翠绿的西山脚下,明家溪上,长滩河段,有一座七拱石桥,横跨长滩河。

两岸翠竹林立,河水清透,鱼虾成群。石桥连接东西大路,西通西山各村,东接胜利村。给当地民众的生产、生活、商贸带来了极大的方便。

谌家老祖屋“长五间”也落成在此地(谌家祖屋在2016年夏天因失火焚毁)

在清时道光年间, 每年的洪水泛滥,造成两岸的村民以及乡亲无法通行,给生产生活带来诸多不便。经祖辈们商议确定,石桥必修。

于是老辈们在“长滩河”上登高一呼,谌氏几代族亲以及邵氏乡亲、乡邻纷纷响应,慷慨解囊相助,捐款捐物,齐心协力,在一年时间里完成了这次壮举,造福了一方百姓,使十里八乡的乡亲与乡邻不在受洪水的困扰,交通往来无阻。这就是清时道光年间,乡民以及路人赠名的“谌家磴石桥”,石桥由此而得名。

“谌家磴石桥”是由“亨芳公邵氏祖婆”娘家后辈人捐出山地,在由谌氏族亲出工出力开采石料造就的。一块桥板石重约数吨,用三十二抬(六十四人),抬运出来至河坎。其工程之浩大,每天十几桌人开席,耗钱粮无数。

石桥长40米,“一拱”并列双石板桥面宽16,高35,一块桥板石长35,宽80厘米,高50厘米。桥磴用大石砌成,长45,宽80厘米,高3米。每层磴石用积木达架的方式抬运。深挖基础,层层基石打造含口,使基石不能移动。磴石前面修成弧形,减少阻力,后成梯状,全石料砌成,无比坚固。在风雨中已屹立近二百年,己至后来经历无数次洪水的袭击依然如故。

石桥承载着谌氏家族悠久的历史文化。在石桥的西桥头立有一石碑,留有纪念,上刻有捐款人名单与序文事由。可如今,此石碑已不复存在,不知其下落,只有部分石桥遗迹留存了下来,诉说着当年的史话与老辈们造桥的艰辛历程,见证了当年谌氏族人的崛起、发展与兴盛。

走在石桥上,一种悲壮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仿佛又看见了老辈们造桥时的热闹场面,双手磨起了水泡,磨出了鲜血,双肩上磨起了一层厚厚的老茧,一把汗水一手尘土、挥汗如雨的情景。

渴了清溪解,累了树荫息。老辈们开山采石的呼号声,大锤“铮铮”的撞击声,抬石料的呺子声,嘿咗、嘿咗,仿佛又回荡在耳边。

在这次石桥修造过程中,伤亡两位先辈。两位先辈因此而献身,在此一提,是让谌氏家族后辈们,永远牢记和怀念他们。以他们为凯模,以他们的精神为支柱,弘扬我谌氏家族的优秀传统文化。

可以想像,在那肩挑背扛、交通运输工具并不发达的年代里,不忘他们的艰辛与困苦,是他们用生命与鲜血、流血流汗铸就了这一切。他们因艰苦奋战,积劳成疾,而倒下。是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,值得我们谌氏后辈大力赞扬与怀念。

“前人栽树,后人乘凉”,“前人造桥,后人得福”,我们至今还享受着前人带来的福音,是前人造福于我们一代又一代的谌氏族亲与乡邻,应该真诚的感谢我们的祖辈,让我们生活在优越的环境里。

谌氏先祖几代族亲造桥,造福了一方乡邻,施惠于乡亲,为乡亲们做出了极大的奉献,在做出奉献的同时,更是一种历史传统文化的留存。

现在的石桥已经发生了变化,老石桥已不在适应当地的发展与需求,已由政府规划、出资,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宽加高,将中间三洞石板面拆除,两岸各留存了两洞桥面。

随着三洞石板面的拆除,石桥也完成了它的第一次历史史命,也随之拆除了“谌家磴石桥”近二百年优秀历史文化的留承,也磨灭了乡亲们脑海中悠久的传统文化与念想。为之而惋惜,悔之晚也⋯⋯

199812月动工修整后的石桥,长50米,宽42,高65,桥面总平方面积达到210多平方米,已能通车,四通八达,道路也更加宽阔,往来也更加便捷,使两岸乡亲们的生活也越来越富裕,实乃福泽一方百姓。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 2017221,永忠撰。


<  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  > 返回列表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