諶氏典故——“白兔家声”系列(一)

2017年03月22日

白兔岗


公居父母丧,俱寝苫枕块①,庐墓三年,哀号不绝,上格天心,下昭物应,致有白兔每闻哀号之声,必驯扰数回,人不敢撄②,物不能害,故岗曰白兔岗,塔曰白兔塔,后人以其为神物,故于谌刺史殿前西南隅塑有白兔,岗前即公母陈夫人墓,墓前即文叠公庐墓处。公殁,后人即其庐墓之所立谌侯庙以祀之。

 

谌志文录自溆浦龙潭1998年版《谌氏文史选集》第一卷


注释:①【寝苫(shan)枕块】古时宗法制度所规定的居父母丧的礼节。《仪礼.既夕礼》:“盎倚庐,寝苫枕块。”贾公彦疏:“孝子寝卧之时,寝于苫以块枕头,必寝苫者,哀亲之在草,枕块者,哀亲之在土云。“亦作”寝苫枕草“。枕草谓以草把为枕。苫,古时居丧时睡的草荐(用草编成)。②【撄(ying)】扰乱;萦绕;纠缠。《庄子.庚桑楚》:“不以人物利害相撄。”

 

上图是刊载在清代族谱中的文叠公母亲陈氏夫人墓图。


《荆州刺史汉昌侯祠记》中写道,谌重公得知母亲去世,辞官回故里,庐墓三年,时白兔驯墓。后人将此冈命名为白兔冈。白兔冈前,是谌重公母亲陈氏夫人墓,墓前即文叠公庐墓处。


      谌氏“白兔家声”的典故即出于此。




荆州刺史汉昌侯祠记


 东汉和帝时以贤良取士①,豫章②谌氏讳重者膺③是选。始除④博士,历京辅都尉、右内使、大司农,加奉车都尉,禄二千石,升荆州刺史。专务以德化民,刑措不用。母丧,谢官归里,庐墓三年。时白兔驯墓,树生连理。公又精医,于人有疾病常施药疗之。时大疫,不能徧⑤给。墓右有古井,建塔于其上,以药置井,汲水饮者多瘳⑥。年值凶荒,先期称贷以赈之。鳏寡孤独必加存问以恤之。故乡人爱公之孝,敬公之德,因公之姓名地曰上谌市。因举贤良,名乡曰诏贤乡。因白兔驯墓,名墓所曰白兔岗风。其思未已也!公卒,复立祠墓前,肖像以祀之。凡水旱疾病,祷祈辄⑦应,是公之孝格⑧于物,感于人,施于后世者如此。呜呼!尝诵甘棠之诗,知召伯之德其入人也深矣!知南国之人其思召伯也至矣!公之孝,乡人思之,又肖像以祀之。岂⑨乡之人闻南国之风而兴起乎!抑⑩公之德入人之深而致此乎!?是汉之贤良当以公为最。岂特⑾孝于亲而已哉!故观日月者知天道;观山川者知地道;观贤良者知人道。公之孝殆⑿禀日月之精,钟山川之秀者乎!不然,孝固人子分内事也,公何祠祀之无穷耶?予莅兹土⒀,登公之祠,谒⒁公之像,益⒂知乡人爱敬之深,而予之仰思者为尤切。公之嗣必多而贤也,尚当以公为法欤⒃!


唐太和进士、江西团练使、巡京兆尹     杜牧之记


谌志文录自溆浦龙潭1998年版《谌氏文史选集》第一卷

 

注释:①【贤良取士】汉代选拔各级官吏的非常设考试科目之一。“贤良”指品性贤良。有文墨才学的知识分子均可充选择,中选者即授以不同官职。②【豫章】汉时南昌为豫章郡。③【膺】即“受”的意思。④【除】拜官授职。⑤【徧】通“遍”。⑥【廖(chou)】病愈。⑦【辄(zhe)】即、就。⑧【格】感动。⑨【岂】难道。⑩【抑】或是、还是。⑾【特】公仅仅、只是。⑿【殆】大概。⒀【予莅兹土】我来到这里。⒁【谒(ye)】拜见。⒂【益】更加。⒃【尚当以公为法欤】应当把文叠公作为榜样来学习啊!“尚”表劝勉语气。



《荆州刺史汉昌侯祠记》中写道,谌重公精于医术,常为患者施药,那时发生流行性疫病,患者太多,不能逐一遍给,于是谌重公在古井上建一塔,把药置于井中,汲水饮者,多数治愈。于是,后人在白兔冈建一座白兔塔,以示缅怀。


上图是明代绳武堂版《谌氏家谱》中的白兔塔图,图的右上方是飘逸的祥云。下图是高安五里2008年竣工的、按族谱中汉代原图兴建的七层白兔塔。幸运的是,拍摄这张照片时,正好遇到飘逸的祥云。



汉昌候文叠公白兔塔记


谌重公以孝行德教为先,乡人率皆化服。士有明经饬行者,公甚爱重之。勉以成学仕进。人有怠惰生业者,公身亲劝之,教以尽力农亩。里有忿争不平者,公必解释之,免其构怨兴讼。故里中之仕者,学恒优;耕者,食恒足;居者,皆亲睦。公复精于医,人有疾,则施药疗之。因天灾流行,各乡大祲,药不遍及。公诚祷告天,愿以身代。夫人熊氏,率其子妇,脱簪珥,得珠数合;公碎玉带佩玦,得玉一升,和以丹砂、雄黄、黄连、庄黄、甘草数觔,置井中。远近饮其水者辄愈。负瓮而汲者,不惮百里。每遇迅雷疾雨,常有白龙现于井中,或以为珠玉之精气所结而成者。及各乡病瘳,而井泉亦竭。后人感其德,即于井上垒石为塔以志之。故曰“白兔塔”,又曰“白龙塔”。


皇清顺治己丑(1649)年冬月   祠众记

<  上一条新闻 下一条新闻   > 返回列表
TOP